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煤炭资源

资金链断裂 陕西在建煤化工项目全面受困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更新时间:2012/8/4 10:31:49
渤海商品交易所08月04日讯

  煤价下挫20%,让一些斥资兴建大型煤化工基地的煤炭企业苦不堪言。

  “如果只是煤价下跌,受到影响的是利润,但现在不仅是煤价狂泻,煤炭销量也在大幅缩水,企业现金流开始吃紧。”陕西省政府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公司(下称“陕煤化”)和中国三峡总公司(下称“三峡总公司”)联合投资的陕西渭南蒲城清洁能源化工公司,目前就面临着追加企业资本金以及募集超过百亿元资金用于购置设备等方面的财务难题。

  记者获悉,不止是陕煤化一家,目前在陕西,共有超过10个正在兴建或者筹建的大型煤化工项目,投资方都面临资金难题。

  遭遇财务吃紧

  无论是陕煤化在陕西渭南浦城县平路庙乡独资兴建的煤浆输送管道,还是与三峡总公司合资兴建的蒲城清洁能源化工公司,如今都是财务吃紧。

  “三峡总公司每天的水电销售额就接近1亿元,他们肯定不缺钱,但是陕煤化目前不但正在筹备上市,而且面临日益下滑的煤炭价格走势,财务压力极大。”一位接近陕煤化财务部门的高层人士告诉记者,蒲城清洁能源化工公司最终注册资本金仅为25亿元,其中三峡总公司出资10亿元,陕煤化出资15亿元,目前注册资本金已经全部花光;另一方面,陕煤化独家主导的煤浆输送管道也因为征地和投资不到位等因素,无法全面推进。

  除了钱上吃紧之外,这些煤化工项目还遭遇了政府的“欠账”。根据记者的调查,无论是在煤炭原产地——榆林,还是资源消耗地——蒲城,项目所在地的地方政府都没有如期将土地移交给陕煤化。

  “企业应该理解地方政府的难处,我们国土资源部门的人员每天都在奔波,但进展很缓慢。”蒲城县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透露,项目征地缓慢的原因很多,主要是因为征地补偿标准偏低,每亩不足3万元,但项目用地大部分是优质良田和水浇地,农民不愿意让出土地。

  陕煤化是陕西省属二号国企,拥有年产煤炭逾亿吨的庞大产能,但是这些煤炭资源绝大部分产自榆林等陕北区域,运输成本高昂,销售半径较短,获利空间被运输成本大量侵蚀。正是基于这一背景,陕煤化将浦城县平路庙作为集散地,设计了一条里程达到727公里的液化煤输送管道。按照规划,斥资73亿元建成的这一输煤管道,年输煤能力可达到1000万吨,输送成本仅为铁路运营成本的36%。该项目计划2013年8月投料试产,2014年6月竣工验收,目前的资金难题可能会影响工程进度。

  在建煤化工遭遇全面困局

  煤炭行业2012年整体进入“寒冬”,诸多煤炭企业纷纷停产,力求自保。资料显示,陕西省原计划2012年煤炭销售量达到4.6亿吨,但现在已经将预期目标修正为“力争达到4亿吨”。“价格下跌与销量缩水的现象叠加,使得煤炭企业的现金流大大缩水,一些早先承诺投资的煤化工项目即将面临资金困局。”当地一位煤炭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陕西省在建煤化工项目总投资额度远超千亿元,但这些项目,大多数启动于2010年左右,按照工期,至少要到2014年甚至‘十三五’时期才可能开花结果。”该人士表示,通常煤炭等原料价格下跌,对于已经建成的下游煤化工企业来说,属于好消息,因为可以降低成本;但对于在建的煤化工项目来说却是雪上加霜,不但无法享受煤炭价格下跌带来的利好,同时也使投资方的资金难以到位。

  记者获悉,陕西省已知的八大煤化工项目包括神华陶氏榆林煤炭综合利用、兖矿榆林煤间接液化、华电榆横煤制芳烃、陕煤化蒲城清洁能源煤制烯烃、大唐榆林煤电化一体化、中煤集团煤制烯烃、煤干馏多联产煤化一体化等,总投资高达3000亿元,但迄今无一例建成。

  上述从业人士表示,以上煤化工项目的投资方均涉煤颇深,有据可查的一半以上煤化工项目核心投资方都是煤炭企业。但在煤炭量价齐跌的情况下,投资方利润减少,产量也急剧下降,导致现金流缩水,对于下游投资的煤化工项目或将无暇顾及,所以在建的煤化工企业在资金方面将面临最为严峻的考验。

  陕西省副省长李金柱曾长期执政煤炭大市——榆林市。他告诉记者,煤价跌幅超过20%已成事实,接下来如何快速将一次能源转化,提升成为煤化工产品等高端资源能源,已成为陕西亟待解决并加速实施的重大课题。李金柱表示,不排除部分企业资金链吃紧导致在建煤化工项目缓期的现象,但总体来看,陕西未来将有更多煤炭资源转化成为煤化工产品。

  (渤海商品交易所华东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渤海商品交易所华东服务中心 鲁ICP备10202926号
地址:天津市河北区进步道48号 渤海商品交易所 站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